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畜牧科技>>正文
 
 
布魯氏菌病的防治建議
2016-01-27 11:57   兽医研究所

布魯氏菌病是一種畜源人畜共患傳染病,該病不僅給畜牧業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同時也嚴重危害社會公共衛生安全。布病呈世界範圍流行,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將布病列爲法定上報的傳染病之一,我國將其列爲二類動物疫病。

我國在上世紀90年代初基本控制了人和動物布魯氏菌病。自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動物布魯氏菌病疫情又呈現回升趨勢,並伴有局部地區的爆發,發病呈逐年上升趨勢。截止至2007年初,在我國,有25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發現人、畜布魯菌病存在和流行,全國有布魯菌病患者30萬~50萬,受布魯菌病威脅的人口數達3.5億,每年新發病人數爲5000~6000人,每年實際新病人數爲25000~30000人。到2013年,我國布病發病省(直轄市、自治區)已上升到31個。2011以來,新疆人間布病年發病認識以40%左右的速度幾乎呈線性級數上升,2012年新疆布病發病人數上升速度列全國第三,發病總人數居全國第五位,與2009年(473列)相比上升4076倍。2013與2012相比上升>40%,同時疫區面積也在逐年擴大,報告布病病例的縣(市)達到了85個,與2012年比上升11.76%。塔城975、伊犁603、巴州356、昌吉287、阿克蘇280占全疆總數的81%。2014年新增病例數7227人。新疆布病的再次死灰複燃,引起我國政府和人們的極大關注,因爲它已不僅僅是公共衛生問題,還將成爲嚴重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問題。

(一)布魯氏菌病原學

陸地布魯氏菌有6個種19個生物型。在我國發現和流行的主要是羊種、牛種和豬種布病。近幾年流行毒株主要爲羊種布魯菌。2013年,易新萍用MLVA分型方法對新疆近3年分離保存的布魯氏菌病原進行種和生物亞型的分子分型鑒定。研究結果表明,目前新疆布魯菌流行株以牛種生物3型和羊種生物3型爲主,而且羊種生物3型爲流行優勢菌種,這是造成新疆人間布病疫情上升的主要原因。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2012年從全國人間病例中分離到布魯菌100株,其中牛種菌2株、豬種菌3株、羊種菌95株。這表明大多數人間病例是由羊種菌感染所致,而羊種菌感染人引起的症狀又最爲嚴重。因此,有效的防控羊布病應是當前遏制人布病疫情的優先策略。

(二)布鲁氏菌流行情况 (2005—2015年)

在亞洲,前蘇聯一些國家和蒙古國人畜布病發病情況比較嚴重。在我國,上世紀50和60年代布病也比較嚴重,70和80年代通過全面實施防控措施,布病在我國得到很好控制。90年代中後期,布病在我國死灰複燃,並呈逐年上升趨勢。新疆是布病老疫區,其發病與控制趨勢與全國一致。1989年,新疆畜間布病感染率爲0.51%。2000年全區86個縣(市)達到國家畜間布病控制標准,其中70個縣(市)達到畜間穩定控制標准。2001年以後,新疆人畜間布病疫情和發病發威呈反彈趨勢。羊布病平均陽性率從1989年的0.04%上升到2007年的1.4%;全區牛的布病平均陽性率從1989年的0.02%上升到2007年的1.9%。2010年全疆10個定點監測結果:牛陽性率爲4.29%,羊陽性率爲0.75%。2010-2012年報告發病人數分別爲815例、1361例和2551例,每年以平均77%左右的速度快速上升。其中2012年發病人數上升爲全國第三,畜間布病發病範圍由2010年的31個縣市擴大到2012年的38個,並以多點散發爲主。2013年羊布病陽性率上升至2.7%,比2010年上升了1.95個百分點。2010-2013年對全疆86個縣/市動物進行了病原學檢測,有28個縣(市)從畜間分離出布魯菌,占全疆總縣數28.6%。2013年9月,全疆報告布病人數3055例,與2012年同期相比上升46.25%,報告布病病例的縣(市、區)達85個。衛生部統計數字表明:我國牛羊養殖地區布病的發生已成爲嚴重關注的問題,十省份及自治區人間布病的發病例占全國發病例的98.15%,新疆在全國排列第三。

(三)布魯氏菌病流行規律特點

1. 动物(种类、年龄)

布病的易感動物範圍很廣,但主要感染羊、牛、豬、齧齒類動物和野生動物。項目調查結果表明:邊境地區布病發病以牛羊爲主,羊發病率高于牛,並以羊種最爲常見,這與我國邊境地區的畜牧業發展有著密切關系。

2. 地理(区)、时间(年、季)和流行程度

西北部省區畜牧業主要以養牛、羊爲主,因此牛、羊宿主廣泛存在,爲布魯氏菌的傳播和肆虐提供了溫床。布病一年四季均可發生,但多數以家畜懷孕期間爲主。發生布魯菌病的一般趨勢表現爲牧區高于農區,農區高于城市。由于家畜的頻繁調運和集中飼養,目前農區高于牧區,規模場高于散養戶。1~3月是布病流行發病高峰,特別是羊種布病流行季節性更爲明顯,這與羊産羔季節密切相關。家畜對布魯氏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易感性,但6月齡以下的幼畜不易感,性成熟後,隨年齡增加而增高。布病常發地區多爲慢性、隱性經過,一旦進入清淨區,則爲急性經過,在妊娠畜群中常暴發流行。布病先在家畜或野生動物中傳播,隨後波及人類。一般壯年感染率高,小孩和老人感染率較低。

3. 布鲁氏菌病临床特点

羊、牛患病後的臨床特點爲生殖器官及關節發炎和壞死,出現空懷、不孕、睾丸炎、繁殖成活率低等。感染晚期出現流産、死胎、産奶量降低等症狀。在老疫區可能出現無明顯症狀的慢性感染過程。

4.布魯氏菌病傳播方式(途徑)

布魯氏菌病傳播途徑有消化道、呼吸道、皮膚黏膜和眼結膜。主要是消化道,即通過汙染的飼料與飲水而感染。吸血昆蟲蜱和齧齒類動物鼠也可傳播該病。奶畜流産和分娩之際是感染機會最多的時期。人類通過食用未消毒的生鮮奶及奶制品或直接與感染動物或感染動物屍體接觸而感染。牛、羊、人布病同步升高趨勢。傳染源是患病動物和感染動物。危害最大的是感染的妊娠母畜。它們在分娩或流産時將大量布魯氏菌隨胎兒、胎衣和羊水排出,流産後的陰道分泌物以及乳汁中都含有布魯氏菌。

(四)布魯氏菌病防控現狀及效果評價

以新疆畜間布魯氏菌病防控爲例,可分爲四個階段:

1.調查階段

1954年~1989年,共檢疫家畜10863800頭(只),牛的布病平均陽性率爲8%,羊的平均陽性率爲4%,家畜平均陽性率爲3.58%;人間布病患者數量占全國該病患者數的50%左右。

2.防治階段

1965~1995年采取了檢疫、免疫、監測、淘汰、撲殺、消毒等一系列綜合防治技術措施。1965~1989年,全疆使用M5和A19疫苗共免疫家畜16772.27頭(只),畜間布病陽性率由1952~1981年的4.97%下降到1982~1990年的0.55%,隨之人間新發病人數亦隨之大幅降低,人畜間布病疫情得到有效遏制。

3.防治效果考核驗收階段

1954~2007年半個世紀中我區各級黨委人民政府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畜間布病防制工作。制定和實施了布病的防控規劃,進行人員培訓、效果考核等工作。通過50余年堅持不懈的努力,我區在1998年全區86個縣(市)達到國家頒布的畜間控制區標准(連續三年畜間陽性率:羊≤0.5%、牛≤1%、豬≤2%,並檢不出菌、無新發病人)。截止2007年我區86個縣(市)中有70個縣(市)達到穩定控制區標准(連續三年畜間陽性率:羊≤0.1%、牛≤0.2%、豬≤0.3%,並檢不出菌、無新發病人)。

4.回升階段

1993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的“地方病領導小組”被撤消後,畜間布病的防治經費逐年降低、人員相對減少、基層布防隊伍相繼解散。由于補助標准低和撲殺經費不能及時到位,檢出陽性家畜得不到淘汰處理,養殖戶將陽性畜自行處理,帶病動物多數進入流通領域,再加之檢疫監管不到位,病畜的無序流動將布病擴散到全疆各地,造成新疆地區人畜間布病發病率逐年回升,尤其在近幾年中人畜間布病大有卷土重來之勢。

(五)流行風險因素分析

1.社會因素

(1)人均GDP的增長。2005~2013年,隨著新疆地區人均GDP(生産總值)的增長,牛羊養殖數量迅猛增加,居民肉食消費量隨之增長,人畜布魯氏菌發病率也呈逐年上升趨勢。

(2)生産方式的改變。近幾年,養殖業成爲人們脫貧致富的主要渠道,除牧民外,農民和無職業市民也開始從事牛牛羊殖業,導致農區和城市郊區的人畜布病發生率上升,疫情有由牧區向農區和城鎮擴散的趨勢。

(3)布病輸入型流行。隨著新疆對牛羊肉、乳制品的需求不斷上升,養殖戶和養殖場從外省大批量購進牛羊活畜及其産品流通頻繁。加之監督管理不到位,未經檢疫的牛羊自由貿易,流動病原四處擴散,引起家畜布病輸入型流行。再加之,撲殺經費少,補貼不到位,檢出的布病陽性畜得不到及時處理,病畜迅速流入市場,造成病原大面積擴散。

(4)高發人群增多。隨著産業轉型和畜牧業的發展,直接或間接從事牲畜養殖、畜産品生産加工、疫苗生産、疫苗免疫接種和布病防治工作人員增多,這些人群均屬高發人群。

2.自然因素

(1)易感動物數量增多。自2006年以來,牛羊飼養量大幅度提升,人畜布病發病率呈逐年上升趨勢,布病傳染源(病畜、汙染草料、糞便、環境氣溶膠、未經徹底消毒的乳制品和肉制品)沒有得到很好控制,四處傳播。

(2)病原汙染範圍增大。在牧區流産胎衣、羊水、胎兒及病畜分泌物汙染草場、水源等。野生鼠類攜帶病原菌,廣泛傳播病原。

(六)布魯氏菌病防控對策與技術措施

新疆應大幅增加對畜間布病防控的投入。不僅人間布病控制取決于畜間控制力度,而且高發區多爲邊境和少數民族省區,貧困人口多,財力有限,因此急需國家給予政策指導和財政支持,遏制、控制該病。對于布魯氏菌病的防控,結合我國經濟發展與畜牧業生産方式,提出如下建議:

1.恢複各地的“地方病領導小組”或成立專門“布魯氏菌病防控領導小組”,任命省區級常務副主席爲領導小組組長,參加部門有衛生、畜牧和財政方面的政府主管。領導小組負責制定近期、中長期的布病防控和根除計劃、定期召集會議,各部門互通和交流防控進展及經費到位及使用情況。

2.開展布魯氏菌病疫情普查。普查畜種對象應包括各類易感動物,如牛、羊、豬、駱駝、鹿、狗及其它易感野生動物等。盡可能的了解和掌握疫情動態與分布,爲制定和實施國家家畜布魯氏菌病根除計劃提供可靠數據。充分利用國家各級動物疫情報告網絡,及時、准確、真實地收集、傳送疫情,嚴格執行疫情報道制度。

3.新疆實施統一的布病監測、考核和防控措施。以縣級爲單位開展布病防控工作,鄉、場逐一實施布病控制和淨化措施。種畜場和發病率低的正規牛羊場采取檢疫淨化措施。大規模牛場一年檢疫兩次,淘汰處理陽性牛、免疫犢牛。

4.中小規模養牛場、規模羊場和散戶采取檢疫、處理陽性畜,免疫新生畜及環境定期消毒、滅鼠、糞便無害化處理等措施。檢出的陽性畜限制移動,並監督實施做無害化處理。當家畜布病陽性率超過2%時,單純靠檢疫、撲殺措施不足以有效控制疫情。需對此類疫區連片、集中的采取高密度免疫措施,待陽性率降低到一定水平時再實施檢疫、撲殺等綜合防治措施淨化畜群。

5.由于我國布病流行菌種以羊種爲主,且羊陽性率高于牛,且羊的無序流動性也大,羊布病的控制是家畜布病防控的重點。因此,建議在陽性率較高的羊群采用布氏杆菌病活疫苗(M5株)免疫,牛群采用布氏菌病活疫苗(A19株)免疫。

6.加強宣傳教育、普及防治知識。通過電視廣播宣傳冊等手段廣泛地宣傳布魯氏菌病防控知識,特別是在産犢和産羔季節要有針對性地加大宣傳力度,讓廣大人民群衆了解布魯氏菌病的危害性,提高群衆自我保護的意識和能力。

7.研發和引進布魯氏菌病診斷、監測和免疫新技術、新産品提高我國人畜布魯氏菌病防控技術水平。

關閉窗口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